首页 >健康

车主热议车牌架5毫米野马拆装已冒头图

2019-05-17 22:28:13 | 来源: 健康

车主热议车牌架“5毫米”“野马拆装”已冒头(图)

在秀厢大道金源车检站外面,野马拆装摊一路排开。一辆奔驰车正在装新车牌架。广西杨小柏2013年史上严交规将闯黄灯、新驾考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后不久,近来有关车牌架的5毫米安全距离话题,再次被舆论聚焦。其中,当初在车管部门花钱安装车牌架,如今拆装为何要车主埋单的问题,成为公众热议的重点。在一些车主看来,即便新政实施要重新拆装车牌架,车管部门也应该提供免费服务,否则就显失公平。1月31日,本报获得的消息,会让紧张的车主们松了口气广西各级交警部门决定暂缓按新规处罚,执行的是更为人性化的措施只要号牌架的边缘没有压住号牌字母、数字,没有影响到交警或者电子警察的判断,就不会受到处罚,所以车主不用急着拆除旧的号牌架。调查:一些车主纠结观望连日来,无论在络聊天还是现实生活中,号牌架风波成了公众议论多的话题之一。车主们普遍认为,当初花钱买的号牌架,现在又要花钱拆掉,难以接受。即便非拆不可,也应该由车管部门埋单,不应强摊给车主,理由是政策的变动,也是政府层面上的决策,理应由相关部门担责。1月31日,在南宁市秀厢大道万秀小区,车主庞先生提及新规中的5毫米问题,直呼想不通。庞先生说,2009年他到车检站办理车牌手续时,花100多元买了号牌架,又花100元买了两付车牌底托。正因为收费单据上面盖有南宁市机动车检测中心的财务章,他认为今后即便政策上有变动,也是相关部门的事。如今,拆装车牌架还要自己掏钱,庞先生苦笑不已。庞先生说,目前,他没有到车检站拆装车牌的想法,拖也要拖到今年3月年检前,南宁市那么多车,我不信个个都去拆装。与庞先生有同样观望心态的车主不在少数。车主黄先生说,他的车是去年10月才买的,当时在车检站上牌时,也是被工作人员游说买的车牌架。如今不到4个月又要去拆装,他伤不起。以万秀小区为例,1月31日中午12时许,观察停在小区内的100多辆小车,发现按新规安装车牌架的车辆,廖廖无几,绝大多数车辆仍然延用旧车牌架。符合新规的十几辆车,均是近期才上牌的。个别车主为了省事,直接对现有的车牌号进行改造,将边框剪掉。在秀安路,粗略数了一下,停在路边的小车有上百辆,但按新规安装车牌的并不多。不少受访车主表示,拆装车牌架简直是无事找事这么多年来,数以万计的电警罚单,难道都拍摄不到车牌号?一些车主认为,新规在实践中不应该生硬照搬。车主韦先生说,绝大多数车主现用的车牌架,并非遮挡了车牌号,车管部门拿5毫米说事,有点矫枉过正了。

下一页

第[1]

[2]

[3]

广州会议租车
24小时捕鱼电玩城
微信投票

猜你喜欢